配资导航

您所在的位置:股票配资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梅花史话
时间:2015-01-19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集团

□张正义(永煤机关)

暮冬早春,梅花傲霜斗雪,迎寒怒放,这似乎有违植物喜暖厌寒的品性,然而这正是梅花的本色。千百年来,梅花赢得了人们的崇高礼赞,并成为众多文人墨客诗词书画中的题材。

中国是梅花的故乡,梅花栽培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。梅作为食品、药材和调味作料,很早就有记载。《尚书·说命》:“若作和羹,尔惟盐梅。”盐、梅都是调味品。

在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《诗经》中,已将梅花用作诗歌创作的素材。如《摽有梅》,以梅起兴,书写妙龄女子急切求偶心理。又如《小雅·四月》中“山有佳卉,侯栗侯梅”,也是借物暗喻并兴起对人事的看法。这里,梅只是用于起兴的衬托物,还不是被歌咏的主体,所采的梅也是为了食用,并不是为了观赏,所以,《摽有梅》和《四月》还称不上是咏梅诗。

先秦另一部著名的诗歌著作《楚辞》,歌咏的花卉有兰、蕙、菊等,可惜没有留下一篇有关梅的诗作。

现存最早的有关梅花的诗是南朝宋鲍照的《梅花落》,有“中庭杂树多,偏为梅咨嗟”诗句。此诗主要是托讽之辞,作者以庭中杂树象征无节操的士大夫,通过对耐寒梅花的赞美,批判了士大夫们的软弱、动摇。诗中和杂树的对话,富有寓言色彩。从南朝宋开始,大约到盛唐,可以说是咏梅诗发展的初期。梅花清高、孤傲的形象真正被固定下来,起决定作用的是宋代林逋。

六朝诗人之于雪梅,唐代诗人之于早梅,写得最多,梅的自然形态被完美地展现出来了。唐代韩偓“风虽强暴翻添思,雪欲侵凌更助香”之句和南宋陈亮“欲传春炒股配资 ,不怕雪埋藏”之句,常被历代革新家所引用,或以为自勉或以为共勉,以鼓舞斗志。元代王冕以擅画墨梅著称,其咏梅诗尤以“不要人夸好颜色,只留清气满乾坤”诗句最为脍炙人口。

梅与蜡梅是有区别的。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载:“蜡梅,释名黄梅花,此物本非梅类,因其与梅同时,香又相近,色似蜜蜡,故得此名。”清初《花镜》载:“蜡梅俗称腊梅,一名黄梅,本非梅类,因其与梅同放,其香又近似,色似蜜蜡,且腊月开放,故有其名。”宋代范成大在他所著《范村梅谱》前序中这样说道:“梅,天下尤物。无问智、贤、愚、不肖,莫敢有异议。学圃之士,必先种梅,且不厌多。他花有无多少,皆不系重轻。”明代文震亨在他的造园名著《长物志》中对梅花有这样的评价——“幽人花伴,梅实专房”,告诉人们幽居之士,以花为伴,梅花最受宠爱。

《红楼梦》里,能以梅花性格特质比拟的只有李纨。宝玉生辰那天晚上,李纨抽到的是梅花签,上面写着“霜晓寒姿”并附上王淇的诗句“竹篱茅舍自甘心”。拿梅花来比拟李纨,可以说是当之无愧!她是金陵名宦之女,自幼读书识字,深受封建礼教熏陶,性格幽娴,处事明达。嫁到贾府后不久,即青春丧偶,从此“居家处膏梁锦绣之中,竟如槁木死灰一般,一概无见无闻,惟知侍亲养子,处处陪伴小姑等针凿诵读而已”。贾府是一个藏污纳垢、勾心斗角的是非之地,但李纨始终淡泊清雅,洁身自好,大有“不受尘埃半点侵”的气概。

最能表现李纨性格禀赋的是,贾府里的哥儿姐儿住进大观园时,李纨分住的是稻香村。据书中描写,这稻香村就是“数楹茅屋”,外面“编就两溜青篱”,“下面分畦列亩,佳蔬菜花,漫然无际”,俨然一派“竹篱茅舍”的农家风光。后来,秋爽斋结社吟诗,大家都起雅号。李纨抢着说:“我是定了‘稻香老农’,再无人占的。”曹雪芹塑造李纨这个妇女形象,充满着矛盾复杂的感情。他似乎赞美她的德行和操守,但又对她凄凉的遭遇和不幸的命运寄予了深深的同情。